今日  人民铁道网 - 人民铁道报-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
拥抱华夏东极火车之梦

  “没有我不肯坐的火车/也不管它往哪儿开。”这是诗人曾卓晚年的一句诗,寄托着诗人对远方、对梦想永恒的向往。对于铁路记者来说,这句诗也特别贴切。铁路记者行进的前方,永远是钢轨延伸的远方,永远是火车开往的地方。没有我们不肯坐的火车。
  我们乘坐北往的火车,来到中国铁路北极漠河;我们乘坐南下的火车,来到中国铁路南极三亚;我们乘坐西行的火车,来到中国铁路西极喀什;我们又乘坐东去的火车,来到中国铁路东极抚远。
  初识文字时,孩子们通过这样的课文来认识自己国家的辽阔: “当帕米尔高原,还挂着满天星斗;乌苏里江畔,已披上五彩朝霞。”乌苏里江畔是华夏东极,是我国最早迎来太阳的地方。这不由得让我们在这里特别关注太阳。
  一路上,阳光照在开往抚远火车的窗户上,照在去年12月开通的抚远站的站牌上,照在抚远东站走着军人般正步接车的车站值班员身上,照在凌晨4时“天窗”修作业的信号工身上,照在冰点气温下作业却满头大汗的线路工身上,照在同江中俄跨江大桥选址处冰封的江面上,照在前进镇一排排储满稻米的粮仓上。
  这让我们感到,给这片曾经的荒蛮之地带来生机的,不仅是阳光,更是阳光下的人,和人的梦想。
  铁路两旁肥沃的黑土见证着梦想。因为梦想,荒泽变成了良田,北大荒变成了北大仓。
  一路向东的火车承载着梦想。因为梦想,铁路向更远处延伸,火车载着人们来到更远处。
  抚远站近旁竖立的规划图展示着梦想。因为梦想,路地共同发展,共同建设美好的家园。
  我们到达华夏东极的时候,北京早已是春天,这里却还是一幅冬天的景象。但春天正悄然来临。江面上冰层未消,冰层下已涌动着暗流。白桦林还未披绿,墙角处已萌动着青翠。这里的人们正迎来充满希冀的一个季节,正迎来梦想起航的一个季节……
陈亮

一站系着一方土
本报记者 陈亮
  4月22日9时58分,从哈尔滨东站开来的K7065次列车鸣着风笛,缓缓驶入抚远站。这座被白桦林围绕的边陲车站顿时热闹起来。
  抚远站是一个三等站。在蓝天和白桦林的映衬下,站房显得格外美丽壮观。 “虽然目前每天只有1对旅客列车到发,但我们站的建设,更多是着眼于未来。”抚远站站长许晓平说。
  抚远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祝司军介绍说,抚远地处中国东极,位于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交汇地带,与俄罗斯远东最大城市哈巴罗夫斯克隔江相望,有着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同时,这里又是中国的 “鲟鳇鱼之乡” “大马哈鱼之乡”,有黑瞎子岛、三江湿地等丰富的旅游资源。“铁路对抚远发展的影响不言而喻。铁路在抚远大有可为。”祝司军说。
  “有了铁路,我们出行既安全又省时,去哈尔滨不用到前进镇转车了。”坐火车到哈尔滨做生意的赵弟深感铁路带来的方便。去年12月18日抚远站正式通车之后,中国最东客运站由前进镇站向东推进了近170公里。随着抚远站的开通,边境商贸和入境旅游也愈发活跃起来。 “今后我们站俄罗斯旅客会越来越多。车站职工正在学10句常用俄语,迎接他们的到来。”许晓平说。
  许晓平去年9月份来到抚远站。作为抚远站第一任站长,他面临的困难很多。车站职工全部要通勤,最远的离家800多公里。 “抚远站周边在抚远的长期规划中是中心地区,现在却是一片林地,日常用的油盐菜蔬都要到4公里之外的县城去买。”许晓平指着车站旁的一畦园地说, “我们正在开垦小菜园,也准备养些猪、鸡、鸭,既为职工改善生活,也营造点家的感觉。”
  尽管工作辛苦,又要备受想家的煎熬,抚远站的职工还是满腔热忱地投入工作。许晓平的话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前抚铁路意义很重大。作为抚远站的拓荒者,我很骄傲。”
  抚远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汤洪涛把抚远站形容为抚远的一面旗帜: “铁路系着一方水土。抚远站的发展,同抚远的发展是相辅相成、齐头并进的。我们拥有同一个梦。”

一心点亮千里路
本报记者 郭丽
  4月22日3时50分,祖国的第一缕阳光已经慷慨地将天照得大亮。太阳将自己挂在树叉上,看着牡丹江电务段抚远车间信号工区工长李寒光带领职工列队走向线路。
  当天 “天窗”修的任务是检修抚远站1号、3号、5号联锁道岔。4月的抚远依旧寒冷,电务职工手戴白线手套,穿着并不厚实。
  满山遍野的白桦林包裹着静谧的抚远站。风依然很硬,白桦林传来细密的问候和啾啾鸟鸣声,清寒微甜的空气给早起的人最清醒的礼物。记者踩在道砟旁的泥土上,双脚清晰地感受到了东北黑土地白天化开、夜晚冻上的棱角。
  “现在天气暖和多了,不受罪了。电务作业要求精细,冬天也只能带这种薄手套,风一打就冻透了。”抚远车间主任董辰书说。
  4时20分, “天窗”检修作业开始。职工按照标准化作业流程,认真检查电动转辙机、拉杆、缺口等各部位尺寸和螺丝紧固情况。
  今年53岁的于长江神情专注地用吹风鼓清理转辙机内部的灰尘,进行各种数据检测。当他检测到摩擦电流为2.5安时,立即向工长李寒光进行了汇报,并和搭档张颜丹密切配合,将电流调整到2.3安的最佳状态。
  “电务检修是精细活儿,差一点就要出大事。2.5安虽然在2.0至2.5安的标准范围内,但不是最佳状态。我们不仅要调整到最佳状态,还要上报车间,找出原因。”李寒光是 “80后”,膀大腰圆,一双熊掌般厚实的大手干着像绣花一样的活。
  此起彼伏的对讲机呼叫应答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5时,40分钟的 “天窗”修作业结束,这次检修共发现了8个设备缺陷,已一一整治完毕。
  “虽然这边离家远,媳妇有时也有意见,但我不是离家最远的职工。人要有比较,我很知足,也非常珍惜自己的岗位。”李寒光的父亲也是铁路职工,对他要求很严格。他乐呵呵地说: “今天是我最快乐的一天,等过两天上报纸了,我把报纸拿给父亲和媳妇看看,他们肯定得乐坏了。”
  李寒光喜欢打篮球,听到记者夸他的身体好,立即站了起来,一个劈叉,两条腿就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敏捷的身手着实让人大吃一惊!
  牡丹江电务段党委书记翟宗起告诉记者,通勤最远的职工是通信工区工长王光辉,家在鸡西,回家单程就要26个小时。今年过春节,为了让职工过个安稳年,王光辉主动提出留下值班,爱人和女儿非常支持他,决定坐车到抚远,陪他一起在东极过年。
  “我希望能在抚远安家,这样工作也能近一些。”李寒光述说着他的梦想。
  “职工有梦,段上也有梦。我们对职工用心,职工对设备用心,一起用心为旅客点亮千里回家路。”翟宗起说。

一桥连着三个梦
本报记者 陈亮
  4月23日上午,站在冰面未融的同江市境内的黑龙江畔,张百亿指着不远处插着一面红旗的地方说:“那就是将来的同江中俄跨江大桥桥址。”那里,寄托着张百亿的梦。
  张百亿1992年毕业于西南交通大学桥梁专业,毕业后一直从事铁路工务工作,做过桥梁工程师,做过桥梁车间主任。今年44岁的他修了不少桥,也建过一些小桥、涵洞,但从未建过一座100米以上的大桥。“建一座大桥是我的梦。”张百亿说。
  他的梦就要实现了。2010年,张百亿调任同江中俄跨江大桥筹备组副组长,是建桥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能建这样一座大桥,我退休后就可以给孙子讲故事了。”张百亿畅想着未来。
  同江中俄跨江大桥拟建在同江哈鱼岛下游至俄罗斯下列港之间,主桥长2216.63米,设计年过货能力2100万吨。该项目已被纳入国家2008年调整后的 《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在俄罗斯也被列入远东和后贝加尔2005年至2013年经济和社会发展联邦总体规划。建成后,这座桥不仅将是中国最东的铁路大桥,也将是黑龙江上唯一的一座铁路大桥。
  张百亿即将圆了建桥梦,王杰刚的口岸梦也将成为现实。
  王杰刚是同江铁路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同江铁路是一条合资铁路,从福前线向阳川站接出,终到哈鱼岛站。同江铁路向阳川至同江段于2005年11月开通,同江至哈鱼岛段于2007年2月开通。开通以来,同江铁路经营情况良好,但进一步的发展,却受到同江站东北方向货源少的制约。 “如果同江能建设一个铁路口岸,俄罗斯进口的铁矿粉、木材通过铁路运输,我们公司的前景将十分广阔。”王杰刚说。
  目前,同江铁路口岸作为唯一列入 “十二五”规划的铁路口岸,正在编制报告。伴随同江中俄跨江大桥的建设,口岸建设将逐步展开。在不远的将来,王杰刚将不用再为货源发愁。
  这座桥也连着张杰的梦。
  作为同江本地人,同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杰一直盼着家乡能加快发展。目前,同江与对岸俄罗斯城镇的往来,封江时靠气垫船,开江后靠轮渡,运输能力有限。同江中俄跨江大桥的建成,将在我国东北角形成一条内连相关省区、北接俄罗斯腹地的国际经贸大通道,势必带动同江走向繁荣。 “这座桥,不仅让铁路受益,也让同江受益。”张杰说。
  一桥连着三个梦。张百亿的建桥梦、王杰刚的口岸梦、张杰的繁荣梦,都和铁路梦息息相关。 “如果和俄方协调顺利的话,这座桥年内就能开工。”张百亿说, “希望我们的梦早点实现。”

一地粮香飘四海
本报记者 胡艳波
  谷雨已过,三江平原旋转耙排涝整地正酣,四等小站前进镇站缕缕新风扑面而来。
  4月23日下午,在前进农场粮食收储中心专用线上,6台输送机一字排开,金灿灿的稻谷欢畅地 “坐”着传送带涌入散粮车,即将 “踏”上驶往大连鲅鱼圈之旅。前进镇站货运值班员隋法阳为车辆逐个密贴施封后,马上赶到中央储备粮建三江直属库,研究优化棚车粮食装载方案。他说:“巧装增载,不只是增加轻质货物的货车装载量,更是满足需求、尊重客户的体现。”
  三江平原星罗棋布的粮囤,让人目不暇接。一座座现代化的粮食储存仓上,书写着 “北大荒中华大粮仓”的字样。 “昔日北大荒,如今北大仓。”记者站在北大荒精神宣传板前,眼前仿佛展开一幅不断延伸的历史画卷:自1947年以来,百万拓荒者用青春、智慧、生命耕耘黑土地,终将祖国东北角建成我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前进镇站所处的前进农场,荣膺“中国绿色米都之星”称号。
  “北大仓被誉为国家 ‘抓得住、调得动、能应对突发事件’的 ‘头把米’,关键在铁路运输支撑。”前进农场粮食科负责人王庆武说。佳木斯车务段党委书记张纯宏自豪地介绍:“1974年6月,连接前进镇站的我国第一条支农铁路福前铁路开工修建,建成至今,已经有5000多万吨粮食从三江平原通过铁路运往祖国各地。”
  佳木斯车务段段长高洪仁介绍,去年9月20日,中国铁路货运电子商务系统落户前进镇站,33家客户进行网上注册。日前,这个站又开通了货运业务受理电话 “0454—8930378”。隋法阳告诉记者: “其实,每个货运职工的手机早已具备客户服务功能,能够随时帮助客户查询信息、提报运输需求、预约物流服务、预订铁路货运产品。”小站货运营业厅逼仄的空间丝毫掩盖不了浓浓新意:运费、延伸服务及运输代理服务等同窗收费,一举简化了办理手续。
  今年2月19日,哈尔滨铁路局实施了 “双百战略”,将货运承办手续的核心环节——承认车权限下放到前进镇站,细化货运日计划承认车安排。前进镇站加强零散客户组织,在未增加任何投入、未进行任何改造的情况下,推行 “隔日、分线,集中、成组”装车方法。隋法阳算了一笔账:今年第一季度,这个站粮食发送量超去年同期19.4万吨,同比增长310%,而调车作业钩数却下降了30%。
  谈起 “双百战略”取得的成效,前进镇站站长李景新不无幽默: “前抚铁路开通后,虽然我们从过去的东方第一站变成了东方第七站,但是最东粮食发运基地的帽子不能丢。”他特意领着记者来到建三江农垦汇丰源粮油工贸有限公司,只见大门的对联上写着:需求保证人心顺,路企和谐天地新。
  中国最大的专业稻米加工企业——北大荒米业有限公司前进分公司经理许连生说: “铁路变满足能力为满足需求、变管理为服务、变复杂为简单、变封闭为透明,延伸了北大荒的经营触角。今天,我们靠铁路联通大江南北;明天,我们还要靠铁路联通五湖四海。”

一车满载春耕情
本报记者 郭丽
  4月20日16时28分,K7065次列车从哈尔滨东站始发,开往东极抚远。三江平原肥沃的黑土地盛产稻米,也吸引着很多农民来到这片富庶的土地上耕种劳作。
  来自吉林榆树的吴庭彦今年54岁,这次和老伴胡宝玉一起到建三江做长工,这趟列车他们已经坐了十几年了。 “原来这车挤得脚拿起来就放不下去,如今坐车都上二层楼了。”胡宝玉的形容逗笑了周围的旅客。为了提高列车载客能力,列车一部分硬座车厢换成了双层客车。
  18时14分,列车到达绥化站,车站上车的旅客很多,大多是背着大包小包的农民。由于不经常坐火车,很多农民旅客对车厢在哪边都不熟悉。列车长赵海涛立即组织列车乘务员打开列车双端门,为旅客指方向,让旅客尽快上车。
  40岁的朱润松是绥化人,家里有几垧地,这次趁农闲坐车到克山农场打个短工,帮忙打浆、翻地,干一天能挣300多元,干个10多天再回来。 “能多挣点就多挣点,多为下一代攒点钱。”朱润松的孩子今年12岁,马上要读初中了。
  19时14分,天渐渐暗了下来,列车驶出庆安站,呼啸着驶过一望无际的黑土地,带着一车的明亮与一车的希望。
  30岁的陈小双感冒了,找到列车长想补个卧铺。 “看我的手,一看就是干活的手。”陈小双来自绥化,在前进镇附近包了300多亩地,忙的时候雇3个短工,闲的时候自己干,一年能挣10多万元, “以前这列车可挤了,人多得站着都能睡着,这趟列车上的列车员真不容易!”
  赵海涛告诉记者: “列车定员1028人,常年处于超员状态,最多时超员能达到90%。本趟列车在哈尔滨东站有700多名旅客上车,在绥化站有560名旅客上车,在庆安站有140多名旅客上车。现在已经超员30%多了。”
  硬座车厢里,行李架被老乡们的行李挤得满满的,座位底下和角落里都放满了行李,有的还占据了半个过道。 “老乡,去哪插秧啊?”44岁的列车乘务员梁国栋一边用农民熟悉的语言与老乡打着招呼,一边帮着旅客挪动行李,好腾出车厢中间的过道。从16时28分发车开始,一直到零点交接班,梁国栋要打扫10多遍车厢,做到随脏随扫。这趟车超员多,作业强度大,因此列车上大多都是男乘务员。
  “等干不动了,就回家养老去。”吴庭彦是插秧选苗的好把式,给人干活就像干自己家的活一样,事事想到前面,很受雇主信赖,活儿忙的时候干半年能挣四五万块钱, “给孙子攒着上学。”
  次日9时58分,列车到达白桦林怀抱的抚远站。从傍晚到深夜,从凌晨到日出,老乡们带着希望上车,又带着梦想下车,奔赴富饶的三江平原。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更多>>  人民铁道报近期报纸查看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拥抱华夏东极火车之梦
 网站精彩推荐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2:A3 版:特别报道】